(脑洞)虫虫的对话

脑洞来自群内小伙伴的头像,飞蛾枝和蜜蜂创。


关于狛枝的话感觉适配性最高的是月神蛾,很像蝴蝶,体态优雅美丽,颜色为白色和灰绿色,没有口器不能进食,因此羽化后只能存活一周。

如果是蛾枝的话会憧憬蝴蝶,向往着烛火,会笑着嘲笑自己是丑陋的飞蛾(出自群内小伙伴的话)。刚羽化不久就碰见了蜂创。

日向的话应该是蜜蜂,庸庸碌碌,平凡的代名词,但是勤劳努力,不论是酿的蜜还是本身都让人感到温暖。不能理解蛾枝的想法但还是希望能够和这位漂亮的伙伴好好相处,会经常采蜜给蛾枝,对方会开心的收下,但其实蛾枝是吃不了东西。


以上是设定


两只虫虫躲雨时的对话大概是这样的...



花嫁枝,穿成这样马上入洞房!!!

两则吸血鬼的paro脑洞

1.咕哒血族paro



爱德蒙是普通人类,只不过工作原因作息不太规律,熬夜是经常的事。他确实拥有一副好皮囊,脸色却是苍白的,再加上银白的头发和血色的眼瞳,经常有同事调侃他说像吸血鬼,爱德蒙并不在意,礼貌的回应同事,心里会想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吸血鬼。某一天下班回家的路上,沿路的灯光忽隐忽灭,爱德蒙一瞬间失去了意识,等他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卷入了赶往吸血鬼集会的大队中,而把他带走的是个冒失的吸血鬼(咕哒),带走他的理由也仅仅是因为但他像是同族怕他迟到,虽然心肠不怎么坏,但似乎这只吸血鬼不怎么听人说话,等他们到达吸血鬼的集会后,爱德蒙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虽然自己曾经并...

女伯爵真的妙啊!


想吃后天女体化(´•༝•`)

牛郎店服务生迦 (闪迦)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替人还债的迦尔纳被友人介绍到一家奇怪的牛郎店工作,并且是在homo圈内知名度颇高的一家店。有人劝过迦尔纳,他却并不在意,同样是职业,只不过服务的对象不同罢了,没什么可避忌的,何况他只是担任服务生的工作而已。单论外貌而言迦尔纳绝对不比店内的任何一名牛郎要差,一开始确实是想让他来做牛郎的, 他以自己不善言辞为理由拒绝了别人的邀请,时间久了大家都知道他是真的真的不擅长交谈也不再提起此事了。


这家店说它奇怪是因为所有的店员都是随心所欲的,他们不以牛郎为主业,想来工作就来,不想来就翘,所以店员的人数颇多但有那么几个不常见到,其中就包括了top1的吉尔伽美什,虽然并...

这个监狱play不太对!

24k纯脑洞↓



由于卷入了极其复杂的案件而被人诬陷,最后莫名背锅入狱的迦尔纳没有因此感到愤恨,同时他觉得事故的发生确实有一部分原因在自己所以接受了这样的事实但是弟弟阿周那却不认可这样的结果,他极力收集证据并在每次探访的时候想让迦尔纳和他一起申诉重审案件。迦尔纳拒绝他的理由则是他觉得自己有罪应当受罚,并且在牢狱中并非阿周那想象的那般困苦,他甚至交到了名为齐格飞的狱警朋友,这里的伙食也不错,总体上迦尔纳对现状没有任何不满。阿周那气得想跺脚,他在那忙里忙外替迦尔纳操心冤案的事,迦尔纳一点都不着急甚至还过得很滋润?阿周那想既然迦尔纳不肯出狱那他自己进去陪他。


于是阿周那当了...

幼稚园教师爱德蒙,师生paro

爱德蒙老师是个棕发红瞳,特别爽朗温柔的幼稚园老师,咕哒夫小时候就是他班上的小朋友。


那个时候的男孩子特别调皮,偶尔他们还会打架,爱德蒙会严厉的教育他们但事后会摸摸他们的脑袋并给糖果吃。咕哒记得有次在外上山郊游的时候他和其他几个男孩子偷溜出去跑到山里玩了,结果和大伙失散了,更糟的是山路崎岖他不当心磕伤了膝盖,又迎来了暴雨,他们几个躲在山洞了哭哭啼啼的以为再也回不去了。但是爱德蒙老师冒着风雨找到了他们,陪他们在山洞里过了一夜,等雨停后终于安全回归队伍。这件事咕哒一直记忆犹新,也因此特别特别喜欢自己的幼稚园老师,所以幼稚园毕业的时候当他知道要和爱德蒙老师分别的时候抱着人...

草莓味棉花糖

脑洞

没车,真的没车

爱德和他的几个同伴是像流浪法师一般的存在,他们在路途中受到黑魔法师的攻击,虽然打败了对方但爱德不幸受到了对方的诅咒,如同中了石化魔法,他的同伴们没有办法只能先将他藏入一个洞穴中再去找解除诅咒的方法。结果这个洞穴竟然是个龙穴!这头龙飞回自己的洞穴时发现了爱德,幸好它不吃人但这更加危机,因为此时正是魔法生物龙族的jiao配季节,这条龙刚被一头母龙拒绝,无处发泄的它找上了爱德。由于爱德处于石化状态,对他做任何事情他都是没有反应的,但不代表感觉会消失,直到诅咒解除,所有的kuai感堆叠一次性爆发,让他差点因此再去找了梅林一趟,面对无措的同伴们他只能趴在地上不断痉挛感受kuai感蚀骨的余韵...

百词斩是想笑死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 黄金裤头|Powered by LOFTER